Sibomi

Lyusei_流深:

这篇和下一篇有点长,我会把事情全部说完,让自己的主页干净些,也不叨扰小天使们的首页了。看了看几方态度,个人觉得分开来讲比较好,理得清楚明白。




首先,对于换摊位这件事,结合我们的聊天记录,我们起冲突的点我认真想了想,换摊位这件事情来得突然,不过也是我决定的,起因也很简单,在我得知了自己被人背后放冷箭,而且还恶意地愈演愈烈时,对于这么一个我所认为的,充满与我三观不合并且气氛微妙的摊位,我确实心生不安甚至是反感,我承认,我心里不舒服,并且我真的不放心。




不过,如果说澈澈姑娘的表意是,“摊位属于她的,蕶E的意见不等于她的意见”,并且姑娘生气的点在于我的随心所欲所带来的麻烦,以及腿太太向你们推荐我以后她的尴尬,而不是认为其余人的做法合理,那么我在此,再次提出道歉。首先是腿man,作为向你们摊位推荐我的你,我希望能够尽力补偿,当然,这也是我接下来对你一步步容忍的原因之一,这件事,我会放在最后说。




澈澈姑娘,我虽然有想过这会给办摊位的姑娘带来麻烦,不过很显然我的觉悟还不够,如果你愿意,除了道歉,我们可以商量赔偿等事宜,包括我的言论对你造成的不好影响的补偿,如果你觉得需要,我们可以好好谈谈,毕竟我看着澈澈姑娘的言论风格,你或许更喜欢实质性地解决问题。并且我保证,除非我们继续换摊位这个我不理智的话题,不然我们之间的不清不楚可以理得明白。在接下来的事情里,我会将你和蕶E分开来看。如果再有什么令你信誉受损的他人言论或是其他,请直接把责任全推给我。这件事我做得不妥,自然有义务去善后。




对于花什么那位姑娘我不予置评,同为文手,文字游戏别说我了,旁人看得都尴尬,人在做天在看,一切的起因其实都是你的微博,既然做了就不要装成受害者的样子觉得自己委屈或者被挂,在没有你那个指向性明确的酸味十足的微博之前,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。




至于蕶E,你的上一篇维勇似乎还是在一个月前,我的上一篇更新在什么时候我也就不说了,到底这件事影响的是谁产粮,肉眼可见。如果你想退圈,别用这件事作为你坑的借口。




首先,你说你和我并不认识,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没错,这也是我郁闷的点,素不相识的两个人,你究竟是怎么会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。在那么一条指向明确的微博下面你也不过是转发而已?你的转发直接导致的就是我换一个没有你在的摊位,毕竟我说过,我还想和你保持一个能相对尊重的距离。我是给澈澈道歉了,但我不否认被你恶心到了。各自都有各自的粉丝基数,言论负责这一点我想成年人都知道吧?看你说,“天下这么大,难道一定就指你?”我还就这么大方地认为你指我了,对于你对我的看法,很抱歉,你的好朋友腿man和我说过不少,我知道你对我有多不爽,因为我稿费给腿给少了,我也是一直没说而已。不过我少给稿费这件事,我会在接下来心情好一点,撤稿事情处理妥当之后说出来的,我会说得问心无愧,你问问你的朋友,她怕不怕我说出来。






借用昨天一位小天使的一句话,最起码,我没有像你们这样,像你这样,说过一句别人的不是,更别说是素不相识的人。




至于你们之前都槽了哪些人,槽了多少人,被你们槽过的心里自然有数,有人心累,有人敢怒不敢言,只是像我这般指明为自己正名的,就成了你们口中的“坐实,心虚,跳得高”?如果真像你们所说,“倘若真的问心无愧,何必来和我们争个是非”,任凭你们双标地只允许自己说话,别人说了就是掐你们,双标那些看不过去,就转发,帮被你们槽的人说几句真话的人并称之为“圈大抱团”,如果如今流言蜚语恶意中伤这种风气真的已经如此肆无忌惮,那么我无话可说,我也无能为力。




那么我会承认,我圈大,我抱团,我和几位太太每天在一起为了更新和本子稿子焦虑,我出了这种事他们比我自己更委屈,我和这么一些有正义感和上进心,还有产粮热情的人抱团,我很开心,我码字的动力也不会因为各种糟心事而褪减。并且如果这种事再发生在其他人身上,我也会义不容辞地站出来说话。




最后,我个人是不知道的,在你蕶E口中的,某人所干过的心里清楚的事到底是什么,如果那个某人是我,我不介意你说出来,你只管直接说出来,我如果在这件事里有一分一毫对不起良心的事,你就只管说出来。

评论

热度(120)

  1. SibomiLyusei_流深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