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bomi

Lyusei_流深:

这篇和下一篇有点长,我会把事情全部说完,让自己的主页干净些,也不叨扰小天使们的首页了。看了看几方态度,个人觉得分开来讲比较好,理得清楚明白。




首先,对于换摊位这件事,结合我们的聊天记录,我们起冲突的点我认真想了想,换摊位这件事情来得突然,不过也是我决定的,起因也很简单,在我得知了自己被人背后放冷箭,而且还恶意地愈演愈烈时,对于这么一个我所认为的,充满与我三观不合并且气氛微妙的摊位,我确实心生不安甚至是反感,我承认,我心里不舒服,并且我真的不放心。




不过,如果说澈澈姑娘的表意是,“摊位属于她的,蕶E的意见不等于她的意见”,并且姑娘生气的点在于我的随心所欲所带来的麻烦,以及腿太太向你们推荐我以后她的尴尬,而不是认为其余人的做法合理,那么我在此,再次提出道歉。首先是腿man,作为向你们摊位推荐我的你,我希望能够尽力补偿,当然,这也是我接下来对你一步步容忍的原因之一,这件事,我会放在最后说。




澈澈姑娘,我虽然有想过这会给办摊位的姑娘带来麻烦,不过很显然我的觉悟还不够,如果你愿意,除了道歉,我们可以商量赔偿等事宜,包括我的言论对你造成的不好影响的补偿,如果你觉得需要,我们可以好好谈谈,毕竟我看着澈澈姑娘的言论风格,你或许更喜欢实质性地解决问题。并且我保证,除非我们继续换摊位这个我不理智的话题,不然我们之间的不清不楚可以理得明白。在接下来的事情里,我会将你和蕶E分开来看。如果再有什么令你信誉受损的他人言论或是其他,请直接把责任全推给我。这件事我做得不妥,自然有义务去善后。




对于花什么那位姑娘我不予置评,同为文手,文字游戏别说我了,旁人看得都尴尬,人在做天在看,一切的起因其实都是你的微博,既然做了就不要装成受害者的样子觉得自己委屈或者被挂,在没有你那个指向性明确的酸味十足的微博之前,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。




至于蕶E,你的上一篇维勇似乎还是在一个月前,我的上一篇更新在什么时候我也就不说了,到底这件事影响的是谁产粮,肉眼可见。如果你想退圈,别用这件事作为你坑的借口。




首先,你说你和我并不认识,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没错,这也是我郁闷的点,素不相识的两个人,你究竟是怎么会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。在那么一条指向明确的微博下面你也不过是转发而已?你的转发直接导致的就是我换一个没有你在的摊位,毕竟我说过,我还想和你保持一个能相对尊重的距离。我是给澈澈道歉了,但我不否认被你恶心到了。各自都有各自的粉丝基数,言论负责这一点我想成年人都知道吧?看你说,“天下这么大,难道一定就指你?”我还就这么大方地认为你指我了,对于你对我的看法,很抱歉,你的好朋友腿man和我说过不少,我知道你对我有多不爽,因为我稿费给腿给少了,我也是一直没说而已。不过我少给稿费这件事,我会在接下来心情好一点,撤稿事情处理妥当之后说出来的,我会说得问心无愧,你问问你的朋友,她怕不怕我说出来。






借用昨天一位小天使的一句话,最起码,我没有像你们这样,像你这样,说过一句别人的不是,更别说是素不相识的人。




至于你们之前都槽了哪些人,槽了多少人,被你们槽过的心里自然有数,有人心累,有人敢怒不敢言,只是像我这般指明为自己正名的,就成了你们口中的“坐实,心虚,跳得高”?如果真像你们所说,“倘若真的问心无愧,何必来和我们争个是非”,任凭你们双标地只允许自己说话,别人说了就是掐你们,双标那些看不过去,就转发,帮被你们槽的人说几句真话的人并称之为“圈大抱团”,如果如今流言蜚语恶意中伤这种风气真的已经如此肆无忌惮,那么我无话可说,我也无能为力。




那么我会承认,我圈大,我抱团,我和几位太太每天在一起为了更新和本子稿子焦虑,我出了这种事他们比我自己更委屈,我和这么一些有正义感和上进心,还有产粮热情的人抱团,我很开心,我码字的动力也不会因为各种糟心事而褪减。并且如果这种事再发生在其他人身上,我也会义不容辞地站出来说话。




最后,我个人是不知道的,在你蕶E口中的,某人所干过的心里清楚的事到底是什么,如果那个某人是我,我不介意你说出来,你只管直接说出来,我如果在这件事里有一分一毫对不起良心的事,你就只管说出来。

致(一些)BL同人圈

稷下解语:

拒绝撕逼#
涉及敏感话题#
占tag致歉#
又名:夜读某文有感#

很久没写文了,只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,让我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东西...发在这里吧。
逻辑肯定不怎么清楚的,要不要修以后再说。现在有点忍不住要谈一谈自己的看法。

我们国家...其实属于一个不怎么有信仰的国家,如果我们暂且把所谓的信仰定义为道德观的话,我们是缺失信仰的(宗教意义上的)也就是说,我们缺失了相当一部分的道德观。
这种缺失不仅造成了我们的上一代,很多人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号对金钱社会的无理智追求(但其实最早提出自由市场的亚当斯密本人是更重视道德观的);而一部分年轻人则更倾向于把同性恋这种东西偏激化...一种毫无理由的吹捧和追随,甚至一方面由于性教育的缺失导致对性爱的偏爱。
且不论这种观点给真正需要隐私和保护的同性恋造成了怎样的影响,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其实是侮辱了爱情观和家庭观的。同性恋家庭观的缺失其实是传统社会反同一个最为重要的攻击点,但是其实长辈们在面对纯粹的爱情的时候是可以通过“柏拉图之恋”被说服的。这也正是欧美彩虹阵营的口号,即真爱无罪。
但我们同人圈的很多人,其实反而是在践踏这个观点。很多写手...虐待也好童车也好,这些东西你们敢称一句爱情吗?(对SM圈不存在敌意,特例需要单独提出去讲)你们理解爱情吗?
在很多人三观正在构建的年纪,与其广泛的接受自己其实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,还不如就不要去理解了,因为没有一个传统的道德观来作为辅助,突然产生的偏见要怎么修正呢。长辈说的道理完全不听,一概否认,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懂,其实他们恰恰是什么都不懂的那一方。
我们都冷静冷静,思考一下我们萌的CP和喜欢的角色对于我们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,好吗?
嗯,不开地图炮。不针对任何一名写手,对事不对人,我是说,在座各位开童车、写某些垃圾情节的人...求放过。
(虽说R18有的时候看着真的带感...但是也有个限度,嗯?

十二话感想

…老毛切开果然是黑的,勇利不是说过退役之前把自己交给他吗?然后他还特地去找了尤里说了勇利过退役的事情…ˊ_>ˋ这就是不想让勇利离开他啊

怎么感觉突然乌烟瘴气的,说给有些人:

猫丸:

1.这集确实糖多,炸翻天,可绝不是某些人口的“过度撒糖迎合观众”,这糖都撒得有铺垫,到10集,这番的基本剧情已经大概完整了,维勇二人的行为和感情发展是经得起逻辑推敲的。


而且整个剧本肯定是一开始就完成,不是有些人觉得的因为火了所以特意安排订婚之类的爆点,官方做的时候肯定没想到会火到这个程度。


2.然后说官方只顾着服务观众撒糖不认真做运动的。我真的很想说你那么想看严肃向的运动为什么不去看现实中的比赛?!真人的流畅度比手画的番剧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!


花滑这个运动和其他很多运动不同,本身带有艺术属性,情感要素就很重,比赛除了技术得分还有表演分,只讲(或者着重)技术动作的花滑还是完整的花滑运动吗?


说到表演,说到感情,有什么比Yuri里这样的感情更能打动人心的呢?


说真的Yuri在日本的运动番里算很正经很有良心的了,你看看隔壁杀网、超能力篮球和有致幻剂的游泳池!


3.Yuri能火到现在这个程度,甚至成为里程碑一样的作品必定有其原因。


不是靠“迎合潮流的”人设和所谓的“随便卖卖腐”的恋爱剧情。


不得不说稀有的花滑题材确实早期为Yuri吸引了不少眼球,但是到了后期,真正能牵住粉丝的是两位主角的感情线。这样出色的剧本,是随随便便就能写出来的吗?


Yuri为什么能成为很多人眼中的“History Maker”,一大原因是因为它是一部平等看待所有人都番,没有因为是男男之间的感情就遮遮掩掩,而是把他们当作一般的情侣来处理,或者像很多人番一样打友情牌。kiss、求婚、订婚,一切都顺其自然,性别根本没有成为他们感情的阻碍,这难道不是进步吗!


这正是Yuri的伟大——Yuri火了,告诉大家同性之间的爱恋并不是需要被遮掩的,世界已经成长到能够接受它的程度了。


至于把不搭配的运动和同性恋爱剧情搭配?放心,观众不是瞎的,不好的东西自然会被淘汰。

…ˊ_>ˋyuri on ice…

勇利自由滑的那首曲子…只有我一个人傻傻的照着原谱弹嘛!!!我一个劲的死磕!哪位大大有完整版的钢琴有手的视频啊啊啊啊啊研究到爆炸啊!【捂脸痛哭

半夜狼叫

wuli妈,半夜看的太激动以至于狂叫,麻麻有人隔着频幕撩人啊…时隔多年突然又想写文了我滴妈

六月新娘 圣诞番外 赤降


圣诞节的气息越来越浓郁,周围充斥这幸福温暖的气氛。赤司看了看手上的表,脚步越来越快。在街上形成了别样的独特风景:一个精英穿着西装大衣,行为却与身上散发的气质不符。
应景的圣诞歌从大衣的口袋里穿了出来,赤司愣了一会,赶忙从口袋里掏了出来。一看是事件提示,自己并没有设置事件,可当赤司滑开手机看到事件上面的字愣住了,然后马上打了个电话给妻子,却发现妻子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。
赤司迅速的再次翻开手机的事件提示,只见上面写着:星星在众人的祝福下闪耀着,而我们却在这里在一起了^_^征,我在这里等你哟。打开编辑,发现早就订好了在23:20的时候响起还是圣诞歌,赤司无奈的笑了下。赤司打开手机记事本把几个关键词打了进去:星星…圣诞歌…在一起…一个地方…23:20。
难道说…在那里!赤司露出了微笑,那是一种自信幸福的微笑。

中心广场,深夜却是人来人往,但是吸引人的不知是圣诞节,还有那一贯以来象征着圣诞节的圣诞树,在中心广场闪耀着。而圣诞树的顶头却有一个亮闪闪的树上装饰品的星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这是在一起的地方”
“这是立下誓言的地方”
“这是见证我们爱情的地方”
赤司向降旗表白是在这里,向降旗求婚是在这里,可这不仅见证了他们的美好,还有他们的离别,他们的眼泪,他们的痛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找到你了。”赤司从后面抱住降旗,在她耳边轻轻说到。“你果然在这里,大冬天的又跑出来。”“你也太快找到啦!”降旗边说边回过身子抱住赤司“今天平安夜啊~难得轻松,就跑来这啦!”赤司看了下降旗穿的皱了下眉头将身上的围巾围在了身上,好好的围了几圈才满意。
“叮叮咚!现在开始倒计时了!!!大家一起来数啊!”巨大的屏幕上面从十开始了倒数,屏幕的光照亮每个人脸上幸福的微笑,“3!”“征,我有事想说。” “2!” “什么?”“1!”“圣诞快乐!还有” 降旗跳出赤司的怀抱,在别人的欢呼声和相互祝福的声音下,在赤司的耳边说“征,你要当爸爸了!”
这一刻,赤司表示,是他过的最幸福的圣诞节了。